我的单恋学院

*食用注意:


①青春就是要长箭头【不


②上→耳→百→轰→久→胜→切


③每一个箭头甜虐HEBE会不会有新的箭头全看天意【比哈特










01.


当时我第一次看清那个姑娘的眼睛,像是谁洒了把光进去,亮的耀眼。


所以一不小心就看进去了,


然后就出不来了。


但是谁能出去呢,当时的我那么想,现在的我还是那么想,一个人窝在床上的时候,放学路上听着旁边啰嗦的男生絮叨的时候,捧着乐谱上面的黑的白的全都模糊成那个人的脸的时候。是啊是啊,谁能出去呢,那么好看的姑娘。


当时是战斗训练的点评,所有人都在听她说话,她没在看我,后来想想真好。


她说话带着股不沾烟火气的骄傲,亮堂堂的,好听的要命。可也是奇了怪,她说的什么,我一丁点儿都不记得了,就记得电子屏幕上的光顺着她肩膀一拢上去,在下巴上收成一个光点。

到底是光衬的那个人还是那个人自己个儿就透着股光亮,谁知道呢。


十五岁的耳郎响香站在花店外面,瞅着玫瑰叶子上的水珠啪嗒啪嗒的往下掉。


反正我是出不去了。




02.


前十五年一直都活得坦荡荡的少女也没料到撞腰的初恋来的这么快,喜欢这事倒是没犹豫,毕竟这走着坐着躺着都想的人儿他妈的怎么看都是动了心了。


但是然后呢?


回过神来刚刚盯着看的花就有朵攥在手里了,颜色鲜艳包装精致价格不菲,耳郎心想这下可好,马上跑回去拽着那个和自己方向相反的人来一场暴风骤雨的告白?再来一个暴风骤雨的热吻……恩淫欲不可多思。耳郎自知在告白这个节骨眼上犯怵,无非是怕个失败,那个日思夜想的姑娘,平心而论,看上去从头到脚都是直的。可是安分克己云淡风轻?开什么玩笑,这个让我魔怔到掏钱都不自知的人儿,我恨不得扒开她的心把我塞进去,在她的心里霸着她所有的念想。


真要命。



03.


“耳郎有人送你玫瑰了?!”


上鸣的脸生生挤进了少女的视线。这家伙怎么天天跟过来。


“切岛他们呢?”本着这事没法说大原则,耳郎别开眼随口问了句。


“我和他们分开走了,哎你别岔开话题啊,这玫瑰,什么情况?”


“没什么,我自己买的……送老妈。”



04.


隔着M记的玻璃,外面的人稀稀散散的还没路边的灯多,也怨不得切岛一抬眼就撇到了跟着姑娘后面屁颠屁颠的上鸣电气。


“男人喜欢就应该去告白嘛!”


这突然莫名其妙的一句差点害爆豪喷出可乐来:“臭头发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!”“没啥没啥,”  切岛赶忙按住对面人几近发作的手,“就是看到上鸣了。”


眉毛一挑心想这人在说啥。


切岛嘿嘿嘿地,也不着急,从餐盘上拿起张纸巾,“上鸣前几天和我念叨过耳郎,看样子最近是打算追的样子。”  边说着,伸出手去把爆豪脸上的几滴饮料擦了干净。


这下好了,脸上,手上,皮肤相碰的每一个细胞都沿着神经噼里啪啦炸出一路的火花。“啧,多管闲事的家伙。”  拍开手的时候爆豪自己都不自觉生出些轻柔的心思,虽然还是啪的一声。


也不恼,切岛继续咧着嘴说着些有的没的,爆豪看着书也不看他,暗地里眼神飘过去,到了胳膊又嗖地缩回来。操,这十几年什么时候这么怂过。在心里骂了对面的人十几遍,其实爆豪自己也不知道在气什么。从USJ开始切岛就整天黏过来,一开始说实话真是烦不胜烦,奈何这人脾气好不怕炸心又宽,明明看上去傻里吧唧做人处事却直接体贴,战斗方面也是个对战配合都难得的的家伙。这样想想爆豪更烦了,鬼知道是哪天,发现老子是不是喜欢这个臭头发。


这辈子就没把什么人这样放在心上过。


平复了一下刚刚心里那一通乱七八糟的声音,爆豪抬起眼,装作随口说了句。


“下次直接和我说,给大老爷们擦脸你都不觉得恶心。”


“嘿嘿”   


看吧,这人笑起来,就和带点暖的阳光似的,温柔的干干净净。


“怎么会呢。”


这傻子就不能多想点什么。



—TBC—


*第一次写文艾玛羞耻


授权

评论(14)

热度(63)

想食栗子鸡

闪闪
☆胜妈 ☆切爆
疯狂求勾搭(;´༎ຶД༎ຶ`)